新闻资讯

烈犬咬人事件频发:犬不训 人之过

发布时间:2021-02-05 01:39  作者:大西洋客户端

  上周末,旅顺一名6岁的女童,遭遇体形酷似藏獒的烈性犬扑咬致死,消息引来广泛的声讨和愤怒。实际上近来恶犬伤人的事件时有发生。山西运城,一名8岁的小女孩被藏獒咬伤,险些丧命;北京昌平一六旬老汉也遭两条藏獒袭击。如今在北京这样的大城市,随着饲养宠物犬数量的不断增加,人和犬,乃至养犬人和不养犬人的矛盾逐渐凸显。然而作为一种精神寄托,犬只的数量依然在逐年增加。面对越来越多的犬因问题,很多人都还没意识到,这些错不是犬的错,而是人的问题。只养犬,不教育,是造成现在人犬无法和谐相处的根本原因。

  宠物犬训练师宁蔚不久前刚刚成功训练了宠物犬托尼。托尼是一只两岁的史宾格犬。史宾格容易被驯化,在古代就是猎人喜爱的狩猎犬,而当今社会它又经常被用作搜毒、搜爆等工作中。虽然它天生有攻击人和其他犬的欲望,但稍加引导可以避免这些问题。托尼的主人并不了解犬的驯养方法。在托尼幼犬时期,主人错误的引导,反而强化了托尼的攻击性。托尼成年后只要见到陌生人就要上去扑咬,就像一个狂躁症患者一样。这样的状况,即使托尼拴着牵引带都无法到户外活动。

  宁蔚说,“小的时候,它只要一扑人,家里人就打它。打这个动作就强化了它的攻击性,它就会觉得一看到陌生人,就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,下次就更凶猛地扑咬。我们告诉主人等它一见到陌生人就给它最爱吃的零食,这样它就觉得一见到陌生人,就有好吃的,让它意识到一见到陌生人就有好事儿发生,慢慢的就不会再攻击了。这家主人非常认真,每天都训练,半个月的时间它就改变了。现在陌生人摸它,揪它耳朵都没事儿了。”虽然在城市里仍然需要拴牵引绳,但托尼总算可以“自由”地到户外活动了。

  近些年,随着宠物犬的增多,由宠物引起的纠纷也逐渐增加。宠物犬对行人无端吠叫、犬只伤人、犬只打架这些经常引发人与人的纠纷。

  虽然宠物犬的问题凸显,但宠物犬的数量依然在逐年增加,仅登记在册的犬每年就以10万只的数量在增加着。北京小动物保护协会会长赵栩认为,宠物犬的逐年增加是经济发展和社会现状的产物,“独生子女、丁克家庭、空巢老人,这些社会人群都需要一个伴侣、精神寄托。当然伴侣犬是一个不错的选择。而且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,我们也越来越多地需要关注精神层面的问题。”所以这二十年来,我国对于宠物管理的政策,也从最开始的完全禁止,到了现在的限制饲养。

  犬和其他的宠物并不相同,大多数的犬都需要参与社会活动,也就是户外活动。但相信绝大多数主人都并不愿意自己的宠物影响他人生活,甚至伤害他人。而宠物主人也在困惑,它并不能完全听从命令,“不是我让它不乱叫,它就不乱叫了!”但因此我们就没有解决办法了吗?这当然是不可能的。

  “宠物犬”的概念是舶来品,说到宠物犬,我们经常和外国做比较。训练师宁蔚经常去国外参加比赛,“一开始我们都会关注在赛场上的成绩,人家的狗会做到哪些。但是后来慢慢的我们开始关注到赛场外,我们的狗在赛场上还能表现得不错,但是生活中就变成了一个魔鬼;而人家的狗在赛场上表现很好,生活中也表现得很好。”“在国外,两只狗面对面地走过去,很平静,就像两个陌生人对脸走过去一样;但是在咱们这儿,两只狗见面就跟疯了一样互相叫,要不就打起来了。”

  为什么国外的犬只能做到这样“彬彬有礼”,而我们的犬见面就经常“拳脚相加”呢?这些都源自犬主人对宠物犬的社会化训练。幼年的狗狗不知道该如何对待外界的事物,从母体中带来的天性让它们用牙齿保护自己。而社会化训练要培养犬开朗、平和的心态,告诉犬撕咬是不对的,并且增加犬的服从性,让它更适合现代人类社会的生活。宠物经过社会化训练之后,性格会相对稳定,不会轻易做出过激行为,不会出现伤人、神经质的吠叫行为。宁蔚说,“在国外管理是非常严格的,甚至有的时候狗对别人吠叫都是要受到处罚的。”“就是因为有这么严格的规定,他们才会拼命地训练自己的狗,不让它们出现不良行为。”

  犬的祖先是狼,狼在野外生存的时候,更多的是需要保护自己不被危险、恶劣的外界环境所伤害。所以它们会对陌生的、不知安全与否的事物吠叫,甚至要“先发制敌”。

  但是改变生物的本能行为,本来就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儿,这必然需要经过科学系统的训练才能达到。

  赵栩认为,宠物的训练就像我们养孩子要教育一样,“它进入我们居室,不能为所欲为,就像小孩子一样,我们生出来,也要教育他,告诉他对人要礼貌,要禁止一些不文明的行为。”

  一些喜欢犬的人总在抱怨,在欧美国家,宠物主人可以带着自己的犬自由出入商场、酒店、公交车这些公共场所,但在国内这些地方被完全禁止携带宠物犬。如果问及原因,了解国外宠物犬管理的人都会告诉你,这是宠物犬之前良好的表现,换来的人类社会给予的信任。

  赵栩说:“宠物管理各国都不一样。很多国家会把狗的攻击性划分为不同级别,你的狗达到了什么级别,就要限制它去某些地方。在某些人口密集的地点、时间你是不可以带着这只有问题的狗出现的。而到了攻击性的最高级别还会处以安乐死。”而在犬出现伤人的问题后,法庭还要要求宠物主人“限期整改”,“在美国,如果你的狗伤人了,你要付很高的赔偿费用,还会被要求在限定的时间内,解决它的攻击行为问题。如果不能解决,那狗可能就要被处理掉。”

  “狗在欧美国家生活得最幸福,因为他们哪里都能去,有最大的自由,但这是因为他们训练得好,狗的整体水平高,所以社会才能最大程度的接受它们。”宁蔚说。

  提到训练,大多数的国人想到的都是技能的训练,也就是让它做“坐、卧、立、前来、随行”甚至更复杂的动作。宁蔚说,“早在十年前,我们做宠物训练这行的时候,训练自己的狗表演,要让他的狗学会什么样的动作,甚至有的人是为了让狗看家护院,训练它咬人的,没有人会为了改变宠物不良行为来训练的。这两年才逐渐有少部分人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。”

  从训练的角度,现在宠物主人对于训练的理解还是非常狭义的。我们经常看到很多主人在犬几个月的时候首先是训练它会坐、会作揖、会握手、会转圈、会翻跟头,却没有注意到他们的犬见到陌生人还是会疯狂地乱叫,甚至扑咬。还有一些坏习惯,比如,吃垃圾、撕咬家具等。大多数的主人对于犬这样的行为首先是责打,然后发现责打起不了太大的作用后,转而容忍,或者想其他的解决办法,“我们家狗什么都吃,我只能把所有东西都放在它够不到的地方,把垃圾桶都换成带盖儿的。”一位犬主人对记者这样说。

  经常会有人说,过了1岁的成年犬或者一些烈性犬就无法驯化,但事实并非如此绝对。宁蔚认为,宠物训练确实受年龄和品种的影响,但这也不是绝对的。这些不易训练的狗是需要主人更多的耐心和时间来训练。宁蔚说,在他们工作所在的宠物公园有几只烈性犬经常来玩,“我们这儿经常会来几只藏獒,性格都非常好。还有几只牛头 ,牛头 是斗犬,但跟其他的狗玩得非常好。”

  在北京35厘米以上身高和烈性犬是禁止饲养的。依此来分析,如果你是一个有足够的耐心且训练有素的犬主人,饲养不易驯化的犬种是可以的,但是如果你不能做到这些,饲养难以驯化的犬种就是有问题的。

  作为训练师宁蔚认为,目前我们的犬只社会化训练水平还过低,不适应国外这种以社会化训练水平为指标的管理办法,“就一项,冲陌生人吠叫,吓到对方,在美国就可能要遭到起诉,被罚款。而我们这儿的犬几乎所有的都会有这个问题,所有的犬都要接受惩罚,这最终的结果就变成法不责众了。”

  赵栩和宁蔚都认为这样的限制不是最理想的管理办法,因为狗对人类社会的影响大小,关键因素不在于身高,也不在于品种,很大程度在于幼犬时期的性格培养。幼犬是一张白纸,你教它什么,它就学什么。如果饲养不当,任何犬种都可能形成激烈性格,那样即使身材较小,破坏力一点也不亚于大个子的犬;而像导盲犬这样的一些性格温和的大型犬,经过很好的后天训练,基本不会对人造成影响,反而可以帮助人类完成一些事情。但是不得不说的是,因为水平较低,国内一些主人甚至能把金毛、拉布拉多这样温和的犬,“培养”成激烈的性格。

  让所有的犬都有良好的素行,需要时间,而让人了解简单的宠物接触知识,可以减少宠物对人的伤害。对于如何和犬接触,训练师宁蔚也向普通大众支了招。

  接触陌生犬只,不要觉得很喜爱,就很激动地跑过去,摸它的头,它都会被吓到。要让犬主动地来接触你,如果它不愿意过来接触你,最好就不要和它接触了。

  如果一个害怕犬的人,遇到一只正在冲自己吠叫的犬,就站在那里不要动,等着它不叫了再走开。如果它叫的时候,你跑开、尖叫等行为都会再次刺激犬,让它产生进一步的攻击。与犬接触,冷静最重要,人过激的情绪和动作,都可能刺激犬产生过激行为。

  宠物训练会解决这么多麻烦,为什么现在的主人并不愿意让自己的宠物去训练呢?赵栩和宁蔚都谈到,人们对于宠物训练存在很多误区,而宠物训练行业本身也存在一些问题。

  首先就是前面说到的对于宠物训练理解上的错误。赵栩说,很多主人认为,宠物训练就是让狗做什么样的动作,那主人就说了,我的狗不需要这样,它不会这些也可以很好地生活。而且我强迫它做这些动作的时候,它并不快乐。但恰恰这个所谓的训练是基本的社交训练。

  虽然现在有些人已经意识到犬只需要接受社会化训练,但把犬只直接放到学校让训犬师去训练,而自己完全不过问,这样达不到训练的效果。所谓的宠物训练是让犬明白你的指令所表达的意思,并让它愿意去执行你的指令。其中最重要的是宠物主人要学会如何和宠物交流。从事多年训犬工作的宁蔚感叹道,很多人把狗交给我们训练,完全就不管了,回到家之后发现这狗该怎么样还怎么样。环境导致行为,回到家,又回到原来的习惯。所以好多人就认为我们这些都是骗钱的。在国外没有人会把狗交给别人训练,这是中国特色。国外的训犬师都没听说过,怎么可能别人的犬交给你来训练。

  在1岁以前的幼犬学习能力很强,而宠物训练也应该在1岁以内完成。宁蔚说,在犬6个月之内,让它接触一些特殊的环境,它一岁之后就不会出现一些追车、追猫,对着别的狗狂叫的问题。而成年之后再想让它改变这些问题,就需要花成百上千倍的时间。

  当然,在这里不得不说的是当下宠物学校作为国内新兴的行业,还存在这样或那样的问题,比如价格过高,非专业的宠物训练师滥竽充数,训练中伤害犬只等等。宁蔚说,传统的训练方式对犬是非常严厉的,所以他们也在探索一个让犬接受起来更舒服的训练方式,让主人也更愿意来让犬训练。

  虽然我国也有很长的犬的饲养历史,但是大多数饲养的犬都是处于一个半野生的状态,和现代的宠物文化概念完全不同。而国内能谈到宠物文化,可能也就是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到现在的20年,和欧美上百年的宠物文化历史相比,我们必然存在很大的差距。正如宁蔚所说,任何生物都是有特定行为的,在与宠物犬接触时,必然需要了解一些犬行为的含义。而这不仅仅是饲养犬的人需要学习的,不饲养犬的人避免自己的麻烦也应该有所了解。

  就比如宠物犬伤人的问题,犬无论是吠叫也好,还是最终产生攻击行为也好,有些时候是人类的一些行为刺激了宠物犬。赵栩说,我们的很多对狗热情的行为,在狗看来是攻击行为,它很害怕,启动防卫,继而攻击了人。在国外,他们可能更加了解犬的行为,就会避免做一些这样的动作。而不了解这些,人主动、热情地去接触犬,就处于一个随时被咬伤的危险状态下。

  在宁蔚看来,让国内宠物犬达到一个较高的素质,是任重而道远的。犬的性格可以后天培养,但也会受到先天的遗传。上一代有过问题,下一代可能就会存在同样的问题。需要几代犬的训练。同时,和人一样,宠物犬也会受到周围犬的影响,需要整体素质的提高才行。

  训犬是一个漫长的过程,但面对当下宠物犬的诸多行为问题,训练师宁蔚也给出了一个快速解决办法,那就是拴牵引带。一根牵引带可以解决绝大多数宠物与人的矛盾。很显然,拴着牵引带首先就避免了犬扑人、伤人以及打架的情况,而且对于犬自身来说,也避免它乱跑被车撞伤等伤害。宁蔚向记者介绍,即使在美国,犬驯化水平很高的情况下,犬主人在马路上也都是必须拴着牵引带的。

  当然这可能会遭到一些养犬人的质疑:拴着牵引带可能根本无法让犬运动。宁蔚介绍,犬是耐力性的动物,它确实需要一些爆发性的运动来消耗它的能量。但介于当下的情况只能将犬带到郊区,或者允许宠物活动的公园活动一下,还是希望宠物主人都能拴牵引带遛犬。

  本期策划 郁晓东 本版撰文 晨报记者 解辰巽 本版摄影 晨报记者 李木易

  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,我们遇到的挑战是,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,从事实际操作的人…

  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,展现了自己,也终于真刀真枪下看清了自己,更成为一把标尺…

  人的生命本无意义,是学习和实践赋予了它意义。应该把学习作为人生的习惯和信仰。

  幸福是什么?当你功成名就时,发现成功不会让你幸福,和人分享才会。当你赚到很多钱时…


大西洋客户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