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资讯

伴随着退伍的日子一天一天临近

发布时间:2021-01-30 19:55  作者:大西洋客户端

  “王永雷同志,我现在把陪伴了我4年的战友,我的兄弟,黑剑交付给你……”

  “你是我的班长,也是我的师傅,请求你一定要帮我照顾好黑剑!”

  伴随着退伍的日子一天一天临近,离别伤感的氛围越来越浓厚。8月26日,武警广东总队执勤第二支队举行警犬交接仪式,即将退役离队的训导员潘健怡将警犬黑剑交付给训导员王永雷。

  黑剑并不是潘健怡负责驯养的第一只警犬。成为训犬员后,他的第一任搭档是已经离世的尔坤。

  “与其说我是它的训导员,不如说它是我的老班长。坐卧、追踪、扑咬这些基础性训练,即使作为新手的我指挥动作不标准,它也能立刻领会我的意图,标准地完成每个指令动作”。2016年9月,上一任训犬员退伍后,经过短暂的交接培训,刚刚转为上等兵的潘健怡成为尔坤的新一任训导员,此时距离尔坤退役不到半年。

  与尔坤突然的别离发生在2017年10月8日中午,潘健怡像往常一样吃完午饭,打好水和犬粮准备去犬房。然而,尔坤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早早地走到门口,来回踱步迎接他。感觉异样的潘健怡立刻冲进犬房,发现尔坤已经瘫倒在地上,没了气息。

  “走得很安详。”当时的场景潘健怡历历在目。“考虑它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手术需要控制饮食,伤口还没完全愈合,都没能给它好好地吃一顿最爱的牛肉,洗一次澡,这个遗憾永远也完不成了。”

  尔坤走了,被埋葬在部队后山,与其它因公牺牲或衰老死亡的警犬一道,继续守护着这片土地的安宁。

  潘健怡想着,离开营队前还要再去看一看尔坤,这位忠诚的“无言”战友、伙伴和老师。

  8月26日清晨,潘健怡早早地穿戴整齐,将犬房彻彻底底地清扫一遍,然后仔细地为黑剑梳洗毛发,清理耳毛,这是潘健怡以训导员的身份与黑剑度过的最后一天了。

  潘健怡退伍前为“黑剑”最后一次打扫犬舍卫生。

  3年前,潘健怡从战友手上接过黑剑,“交给我你就放一万个心,有时间常回来看看。”

  那时,不到3岁的黑剑,正是最活泼调皮的时候。试过把指导员的裤子咬烂,被罚一天不许吃饭;也曾把来队过军事日的小朋友吓哭,被关进小黑屋“反省”。

  从最基础的手势口令,到日常饲养的注意事项,再到扑咬、随行、穿越火圈等技术性科目训练,潘健怡从一个警犬小白,逐渐成长为训犬的行家里手。

  “有黑剑相伴的3年时光,是军旅生涯最开心的时刻。”潘健怡说。

  港珠澳大桥开通、新横琴口岸开通、澳门回归20周年,每逢重大任务都是这对奇兵神犬展露实力的时候。潘健怡与黑剑,见证过这些历史的重要时刻,用脚步丈量着城市的距离。

  潘健怡和战友牵着“黑剑”最后一次在粤澳边界线上巡逻

 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,别离是每个军人最终都要面对的一关。因为膝盖受伤难以负荷高强度训练,潘健怡艰难地选择脱下军装离开部队,“遗憾的是,不能与黑剑并肩作战了。” 潘健怡哽咽着说。

  退伍前,潘健怡强惹着泪水,不舍地抚摸着“黑剑”。

  “把黑剑交给我你还不放心?想它了,就常回来看看。”王永雷轻抚着黑剑低落的头,安慰着潘健怡。

  “黑剑最喜欢红色,一定要给他买红色的皮球”“不爱吃狗粮,他喜欢把狗粮用牛奶泡软了再加上火腿丁吃”“它不喜欢洗澡,洗澡的时候要用牵引绳拴住……”潘健怡叮嘱着关于黑剑的点点滴滴。

  潘健怡与“黑剑”在每天巡逻的地方享受离别前的时光。

  王永雷从潘健怡手中接过牵引绳的一霎那,黑剑仿佛预感到什么,一改往日精神抖擞的状态。潘健怡转身离开的同时,黑剑看着他的身影,想要挣脱牵引绳。

  “王永雷同志,我现在把陪伴了我4年的战友,我的兄弟,黑剑交付给你……”

  “你是我的班长,也是我的师傅,请求你一定要帮我照顾好黑剑!”

  伴随着退伍的日子一天一天临近,离别伤感的氛围越来越浓厚。8月26日,武警广东总队执勤第二支队举行警犬交接仪式,即将退役离队的训导员潘健怡将警犬黑剑交付给训导员王永雷。

  黑剑并不是潘健怡负责驯养的第一只警犬。成为训犬员后,他的第一任搭档是已经离世的尔坤。

  “与其说我是它的训导员,不如说它是我的老班长。坐卧、追踪、扑咬这些基础性训练,即使作为新手的我指挥动作不标准,它也能立刻领会我的意图,标准地完成每个指令动作”。2016年9月,上一任训犬员退伍后,经过短暂的交接培训,刚刚转为上等兵的潘健怡成为尔坤的新一任训导员,此时距离尔坤退役不到半年。

  与尔坤突然的别离发生在2017年10月8日中午,潘健怡像往常一样吃完午饭,打好水和犬粮准备去犬房。然而,尔坤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早早地走到门口,来回踱步迎接他。感觉异样的潘健怡立刻冲进犬房,发现尔坤已经瘫倒在地上,没了气息。

  “走得很安详。”当时的场景潘健怡历历在目。“考虑它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手术需要控制饮食,伤口还没完全愈合,都没能给它好好地吃一顿最爱的牛肉,洗一次澡,这个遗憾永远也完不成了。”

  尔坤走了,被埋葬在部队后山,与其它因公牺牲或衰老死亡的警犬一道,继续守护着这片土地的安宁。

  潘健怡想着,离开营队前还要再去看一看尔坤,这位忠诚的“无言”战友、伙伴和老师。

  8月26日清晨,潘健怡早早地穿戴整齐,将犬房彻彻底底地清扫一遍,然后仔细地为黑剑梳洗毛发,清理耳毛,这是潘健怡以训导员的身份与黑剑度过的最后一天了。

  潘健怡退伍前为“黑剑”最后一次打扫犬舍卫生。

  3年前,潘健怡从战友手上接过黑剑,“交给我你就放一万个心,有时间常回来看看。”

  那时,不到3岁的黑剑,正是最活泼调皮的时候。试过把指导员的裤子咬烂,被罚一天不许吃饭;也曾把来队过军事日的小朋友吓哭,被关进小黑屋“反省”。

  从最基础的手势口令,到日常饲养的注意事项,再到扑咬、随行、穿越火圈等技术性科目训练,潘健怡从一个警犬小白,逐渐成长为训犬的行家里手。

  “有黑剑相伴的3年时光,是军旅生涯最开心的时刻。”潘健怡说。

  港珠澳大桥开通、新横琴口岸开通、澳门回归20周年,每逢重大任务都是这对奇兵神犬展露实力的时候。潘健怡与黑剑,见证过这些历史的重要时刻,用脚步丈量着城市的距离。

  潘健怡和战友牵着“黑剑”最后一次在粤澳边界线上巡逻

 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,别离是每个军人最终都要面对的一关。因为膝盖受伤难以负荷高强度训练,潘健怡艰难地选择脱下军装离开部队,“遗憾的是,不能与黑剑并肩作战了。” 潘健怡哽咽着说。

  退伍前,潘健怡强惹着泪水,不舍地抚摸着“黑剑”。

  “把黑剑交给我你还不放心?想它了,就常回来看看。”王永雷轻抚着黑剑低落的头,安慰着潘健怡。

  “黑剑最喜欢红色,一定要给他买红色的皮球”“不爱吃狗粮,他喜欢把狗粮用牛奶泡软了再加上火腿丁吃”“它不喜欢洗澡,洗澡的时候要用牵引绳拴住……”潘健怡叮嘱着关于黑剑的点点滴滴。

  潘健怡与“黑剑”在每天巡逻的地方享受离别前的时光。

  王永雷从潘健怡手中接过牵引绳的一霎那,黑剑仿佛预感到什么,一改往日精神抖擞的状态。潘健怡转身离开的同时,黑剑看着他的身影,想要挣脱牵引绳。


大西洋客户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