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资讯

金牌牵犬师方舒:做狗不容易

发布时间:2020-11-06 02:20  作者:大西洋客户端

  获奖无数方舒从小跳民舞,跳了14年。后来,大腿拉伤了,放弃跳舞,到贵州大学艺术学院学声乐。1998年冬天,接到老年艺术家协会的电话,只身来到北京进修,在麦子店租了一间每个月300块钱的平房,第一次过地下通道,她站住看地图,一阵冷风吹过,地图就两瓣儿了。“ 那时候我想当明星,为此还做过群众演员,在高宝宝主演的《爱上你不是我的错》里说了句台词,挣了500 块钱。刚来北京,爸妈每个月给2000 块钱,后来在酒吧驻唱,每天三个小时可以挣150 块钱,就不问家里要钱了。” 后来方舒又考遍了北京的各种艺术学校,1999年终于考上了中国歌剧舞剧院,还曾经在中日青年歌唱比赛上拿了第三名。

  “ 没用的。” 方舒强调着,她有个一起唱歌的姐们儿,唱得挺好,家里有钱,就花了200 多万: 买词、到各个电台“ 打榜”、在各类杂志上做宣传,但是一直都没有想象的那样大红大紫,方舒的明星梦渐渐幻灭,更让她动摇的是酒吧一起驻唱的两个男的,“30 多岁,承德歌舞团科班出身的创作型歌手,唱得不比水木年华 差”, 抛开家里的老婆孩子,还是一样和方舒住平房,每天挣150 块,仿佛让方舒看到了10 年后自己的命运。方舒曾给CCTV9 的一个节目跳过一段舞,拍了个片头,那已然是她舞蹈生涯的最高峰,也是其后她人生峰回路转的开始。

  “北漂” 时间一长,方舒觉得做明星没戏了,于是就在2002 年去了加拿大,在UBC( 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)学声乐,想回来做个老师。“ 那时谁都没想到我会做牵犬师这一行。” 方舒说。实际上,直到今天,牵犬师对大多数中国人来说还是一个陌生的职业。

  在加拿大读书期间,方舒在社会救助站做过义工,照顾流浪狗。有个义工是犬舍老板,看着他跟狗说话的样子,方舒这个小时候见着狗都绕开的女孩,也慢慢喜欢上狗了。回到国内,方舒开始想念和狗在一起的日子。2005年,她托了很多朋友,从美国买回一对凯利蓝梗,一公一母,艾米和恩迪,花了12 万人民币。艾米刚到家时,因为爆竹声吓跑过一次,大冬天的找了整整一夜,第二天才找到。“ 狗回来了,我觉得和这狗是有缘分的。没过几天,艾米还产崽了。这真是天意!买回来都不知道是怀孕的。我下定决心,要做好这件事,因为是狗选了我啊。”

  生了小狗,开始搬家。从一个人带狗住一套三居室,到带院子的一楼套间,但是住在楼房里总有邻居投诉,平均七八个月搬一次家。最后,在后沙峪租了两亩地,这就是泰瑞狗舍。好多人都不理解,20出头的姑娘怎么搬去农村住。“ 我很快乐,虽然生活质量降低了。” 牵犬师这行,要想做好,门道不浅。“ 啥都要学,包括狗的基因学。”

  方舒养的凯利蓝梗是爱尔兰的国犬,国内很罕见,几乎没有中文书目。只能浏览国外的网站,满是英文的专业词汇,读完几遍都不知所云。起初给狗美容,她就把网页图片打印出来摆在一边,在小狗身上开始,尝试不同角度的剪法会使狗毛呈现出怎样不同的效果。

  牵犬师和犬舍一般有卖狗、寄养、美容三个途径挣钱。方舒的泰瑞狗舍,一共投入超过100 万,但是几乎不挣钱。方舒不提供寄养,“ 太费心”, 只做美容,范围还很小,一般都是买了她狗的客户把狗送回来做美容。普通的狗做一次美容300 块,赛级犬,就是比赛的狗,则要一两千。广州、杭州、上海、兰州都有她的客户。“ 快要比赛了,他们提前一个星期把狗空运过来,做一次全面美容。”


大西洋客户端